您所在的位置:上海头条 > 信息资讯 > 汽车频道 > 浏览正文


疫情之下的平行进口车:一个千亿产业的兴衰存亡
 
2020-3-5 23:44:20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杨林生的计划。自从春节前被勒令闭店后,杨林生的豪车展厅直到现在都没能再开门营业。

  一阵冷风吹来,坐在空荡荡的豪车展厅的杨林生有些哆嗦,“这个冬天,太冷了。”他对不期而至的第一财经记者说。

  杨林生是一名平行进口车从业者,他口中的“冷”,不仅是吹进展厅的冷风,更是整个行业正在面临的寒冬,这些都正在直接决定着他在这个行业的命运,以及这个他辛苦打拼多年的豪车展厅的生死存亡。

  行业爆发

  6年前,当杨林生的朋友胡先生找到他,希望一起进入平行进口车行业创业时,整个行业才刚开始萌芽。在随后数年,平行进口车行业的市场需求开始快速井喷,几乎每年的行业增长率都在20%以上,杨林生的公司也从最初的一个小公司,发展成为营业面积5000多平方米的大展厅,装修得比周边的4S店还要豪华。高峰时期,他们一个豪车展厅的年营业额就高达近亿元。

  所谓平行进口车,全称是平行进口贸易汽车,主要是指一些未经品牌车企授权,经由贸易商直接从海外购买并引入中国市场进行销售的汽车,按照进口地不同又分为美规车、中东版车、欧版车等等,以区别于跨国汽车企业在中国正式授权渠道销售的正常进口车(简称“中规车”)。

  相对于一辆中规车从国外进口到国内要经过“海关入境→中国总经销商→大区经销商→地区经销商(4S店)”等层层环节才能到达终端消费者,一辆平行进口车在海外经销商处采购完成并经由海关入境后,即可经由进口贸易商直接向终端销售,更加扁平化的渠道,直接将一辆进口车的价格拉低了10%到15%。车型丰富、价格优惠,平行进口车获得了一部分客户的青睐。

  作为遏制进口车垄断与暴利的一种手段,一些地方政府也频发政策推动平行进口车行业的发展。2014年10月,随着国家层面开始发布政策推动平行进口车试点的布局,平行进口车这一市场由此开始高速增长。之后《汽车销售管理办法》、《自贸区平行进口汽车3C认证改革试点措施公告》等多个利好政策发布,平行进口车在整个进口车中的市场份额逐步攀升,从7.7%提升至14.2%。

  2017年4月,商务部在颁布《汽车销售管理办法》时提出,为了打破供应商可能存在的“纵向垄断”,推动供应商和经销商在更加公平合理的环境下开展合作,决定取消品牌授权的单一销售模式。

  此后,合规且简单化的平行进口车行业的发展达到巅峰。整个2017年,全行业共计进口了17.24万辆平行进口车,比2016年增长了29.5%,而当时全国范围内的中规车年进口数量也不过90余万辆,而且与平行进口车近30%的年增长率相比,当年度的中规车同比增长率仅为0.9%,呈现出需求放缓、增长乏力的态势。

  而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开展整车进口业务的天津港(5.910, 0.02,0.34%),更是凭借多年的产业优势和70%左右的市场份额,稳居国内平行进口车第一大港。2017年,天津港一共进口了12.22万辆平行进口车,占全国近70%,成为全国平行进口车最主要的贸易集散地,当地也因此围绕平行进口车产业形成了海外采购、货运代理、通关商检、仓储物流、融资信贷、售后三包等一整套完善、高效的平行进口车购销产业链。由于保税区的从业企业众多,几乎占到了全国的三分之一,2015年,天津市还专门发起成立了一家平行进口汽车流通行业的社团组织,即天津市平行进口汽车流通协会(下称“津平汽协”)。

  巨变

  “那时候,车真是好卖,随便一辆车,毛利润都在五万以上,一些畅销的豪车,一辆赚一二十万都有可能。”当时的杨林生,在完成财富积累的同时,也开始憧憬公司的未来,但随后的接连两次打击,不仅让他的公司遭受重创,甚至他所在的平行进口车行业也因此面临巨变。

  由于中美贸易摩擦、国六政策等因素影响,平行进口车结束了高增长。2018年,全行业进口量下滑至13.97万辆;2019年,虽然平行进口车的全年累计进口量回升至16.32万辆,但笼罩在头上的国六阴影,已经让不少从业者心生黯淡。

  “2018年,受贸易摩擦影响,展厅的销量已经开始下滑;到2019年,受‘国五改国六’政策影响,我们公司下半年的销量更是同比下滑了近30%。”杨林生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充满痛苦地回忆说,此时,原本蜂拥而至的客户开始观望起来,这是他从业6年来,遭受的最严重的一个打击。

  其实,“国五改国六”本是一项针对所有汽车的尾气排放限制政策,而整个平行进口车行业之所以受到最大冲击,是缘于2016年12月23日原环境保护部和原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联合发布的《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

  津平汽协秘书长张婷婷回忆说,当时,两部委在指定该标准时,平行进口车尚处于初步发展阶段,未能引起国家及市场的关注,企业也未能及时参与到前期的政策制定环节中,因此该标准的制定主要是考虑到汽车生产企业,却忽略了平行进口汽车“非授权”、“非量产”的贸易商本质。这导致国六标准出台后,整个行业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

  随后的2018年7月3日,国务院公开发布《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下称“计划”),根据该计划,国家将在加速淘汰老旧高污染车辆的同时,从2019年7月1日起,在重点区域(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长三角、汾渭平原、珠三角地区、成渝地区)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

  之后,生态环境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又联合出台文件规定,从2020年7月1日起,所有在中国市场生产、进口、销售和登记注册的燃气汽车都应符合国六排放标准要求,方可进入市场。

  杨林生说,在国六标准实施之前,中国的汽车排放标准基本参考欧美,因此国外车辆进入中国市场销售时,一般并不需要做针对性的适应性改造。但从国六标准开始,中国开始按照中国国情,独立制定自己的排放标准。这就意味着,这些从国外进口到国内的汽车,就不可能完全满足国六标准,需要做出适应性的改造。此前,正常从国外进口到国内的中规车,已经在厂家的支持下基本改造完成,但由于平行进口车本身的设计就不是针对中国市场投放,而是针对销售目的国的环保标准,如美国、日本、中东市场等,平行进口车与中规车很大程度上又是竞争关系,汽车厂家更无动力专门针对中国市场去做技术改造。

  因此导致的最终结果是,基于平行进口汽车的非授权贸易商身份所限,平行进口车无法按照现有国六环保政策要求,提供必须由厂商授权才可获得的车辆设计参数资料及技术支持,因此即便车辆满足国六环保标准也无法按照现有实验方式获得国六环保信息公开,如果此问题无法解决,平行进口汽车也将被迫在2020年7月1日之后全部退出市场。

  疫情雪上加霜

  由于平行进口车一直具有车型更加丰富、价格更加实惠等优势,不少客户仍将其作为购车新选择,也因此,虽然禁售日期临近,包括杨林生等在内的一些行业从业者仍然囤积了一些车辆,希望赶在禁售之前把这些车销售出去。

  可是,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杨林生的计划。自从春节前被勒令闭店后,杨林生的豪车展厅直到现在都没能再开门营业。

  津平汽协也在今年2月针对平行进口汽车行业现状进行调研时发现,被调研的113 家平行进口汽车贸易企业中,92.9%的企业尚未复工,即便复工的企业也大多为远程办公,企业业务处于停滞状态。

  “现在整个行业都举步维艰。”张婷婷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原本整个平行进口车行业已经因为国六问题遭受重创,现在又因为疫情影响雪上加霜,企业难以复工。一些贸易型企业即便复工,但产业链条上的配套企业尚未全面复工,加之外地客户无法来津购车,这些都将严重影响平行进口汽车行业的运转,企业库存积压严重,资金无法正常运转,整个港口业务停滞陷入异常艰难的状态。

  眼瞅着7月1日的禁售期日益临近,留给杨林生的销售时间只有不到4个月了。更令他心如刀割的是,为了便于资金周转,他这些待售的平行进口车都是通过金融杠杆进的货,一旦不能及时出手,就不得不在禁售大限到来之前割肉抛售,否则,一个最直接的结果就是,车被没收了,自己还得背上一大笔债务。

  “若无法快速完成库存消化,企业损失惨重,众多企业将面临破产倒闭的境地,也将引发系列金融风险。” 津平汽协在上述调研报告中指出。

  数据显示,在被调研的113家企业中,春节至今没有业务的企业有108家,占比高达95.6%,而表示有咨询的企业中也仅有3家企业成交了5台车,剩余2家则表示,虽然接到咨询电话及意向订单,但是受疫情影响无法看车、交车,尚不确定能否销售成功。也就是说,因疫情影响,平行进口汽车的销售业务几乎处于停滞状态,甚至有部分企业表示,年前收到购车定金的客户也由于企业无法正常交车而退还定金,企业损失严重。

  由此导致的最直接后果是,在被调研的113家企业中,50%以上的企业明确表示,由于库存车辆无法销售,占压大量资金,资金无法正常周转。但疫情期间企业仍要支付员工工资、房租、仓储费用等企业运营支出费用以及贷款、押汇到期,企业正在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问题,企业经营将遇到严重问题。

  此外,在对天津港保税区、东疆保税港区及开发区等三大功能区内的平行进口汽车核心仓储库及大型车城逐一电话调研后,津平汽协发现,仅天津港有待消化的平行进口车库存总量就达到约25000辆,总货值约165亿元人民币;该协会同时预估,目前全国平行进口汽车库存至少有40000台,总货值约26亿元人民币。

  津平汽协指出,疫情已经对整个行业产生了8个方面的具体影响,包括无法正常复工,无法开展工作;国六标准已经倒计时,原有国五车辆库存无法得到有效消化;如果国六标准如期执行,解决国六问题的有效时间将非常有限,平行进口汽车行业将更快地面临行业消亡的严重危机;企业资金无法正常周转,将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物流几乎中断,港口批发商无法向下游经销商发货,尤其是湖南、湖北及周边区域等。

  “几乎每周都能听到行业中的朋友们离职、转行的消息。”杨林生说,虽然于大众而言,平行进口车只是一个小众产业,但即便以每辆车价值60万元计算,这也是一个年产值近千亿的产业,整个产业链上,涉及国际贸易、物流、销售、售后、金融、保险等行业的10余万从业人员。

  与此同时,津平汽协在一份调研报告中还提到,如果平行进口汽车行业的国六问题未能找到解决方案,这个行业将不复存在,这将给全国整车口岸发展带来打击,国家下大力气推动的汽车平行进口试点工作也将全面瓦解。

  作为行业发展的见证者,张婷婷认为,相对于传统进口车,平行进口车有着其不可被替代的市场价值,其一,就是破除垄断,平抑价格,进而让中国消费者公平享受等质、等价的高端进口汽车消费产品;其二,能够帮助推进汽车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汽车流通体制创新发展,激发汽车市场活力。平行进口汽车诸多车型是中国市场上未引进的车型,此类车型的引进不仅将倒逼海外主机厂加快向中国市场的投放速度和新技术的引进,还能用于调整贸易逆差,促进国际贸易平衡发展。

  “正当平行进口汽车行业面临如此严峻的局面,留给我们行业解决问题的时间本已经非常有限,再加之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此问题又一次被搁置处理,整个平行进口车行业的生命周期已进入倒计时。”对于行业的前景,作为直接服务于平行进口车企业的津平汽协秘书长,张婷婷也满是紧迫与焦虑,“我曾经见证了这个行业的兴起,难道现在,我这么快就要看到这个行业的衰亡了吗?”

  与此同时,包括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全国工商联汽车经销商商会等在内的汽车行业组织也在积极向国家商务部等部委递交申请,希望延缓实施国六排放标准,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汽车行业的影响。

(编辑:上海头条网新闻中心 shtoutiao.cn) 打印】【关闭】【顶部
+ 相关信息咨讯
·疫情之下的平行进口车:一个千亿产业的兴衰存亡
·首批新能源车退役潮来临 车主哭诉:10万买车现值
·马斯克:特斯拉的完全自动驾驶功能“很快”上线
·奔驰车1年3次“爆缸”发动机破洞 4S店:无质量问
·马斯克微博发跳舞视频:在上海超级工厂,放飞自我
·卖过家电进过监狱,身价超过50亿后,创立了自己的
·挪威:石油大国变身电动汽车天堂 是在打自己脸吗
·2019中国年度绿色汽车评选揭晓 十七项大奖花落各
·众泰汽车复产前景不明 30亿纾困资金杯水车薪
·何小鹏:寒冬并不可怕 要广积粮、练内功、补短板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心有灵犀一点通·上海头条网站刊载之作品,均来自我站会员在线投稿,全部转载自其它媒体(我站不从事新闻信息创作采编业务),转载目的在于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2. 因难以对所有会员投稿的文章事先版权筛查,如因作品内容、版权等被侵权需本网删除的,请务必根据“避风港原则”在作品在本网发表之日或发现被侵权之日起30日内书面通知我站,若未书面通知我站不负法律责任。

版权所有 2000-2020 ©东野传媒·心有灵犀一点通 4 ·上海头条(shtoutiao.cn
心有灵犀一点通·上海头条专注于上海本地吃喝玩乐信息,遵守相关部门规定,不刊发不转载涉政治、时评、贸易争端、涉外涉港澳台文章
媒体合作及刊发稿件QQ: 3020096966点击可以 商业合作及网信工信公安不良信息联络电话:021-34121912


ICP备案号: 沪ICP备06008368号-5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12006号